• <code id="iw9d0"><nobr id="iw9d0"><sub id="iw9d0"></sub></nobr></code><tr id="iw9d0"><sup id="iw9d0"></sup></tr>

    <tr id="iw9d0"></tr>
  • <del id="iw9d0"><small id="iw9d0"></small></del>
    <center id="iw9d0"><small id="iw9d0"><track id="iw9d0"></track></small></center>
  • 最新資訊

    守護最美“天使”,讓每一位村民都病有所醫

    威寧地處黔西北,屬貴州畢節,是貴州海拔最高的地區,這里土地貧瘠,自然條件艱苦,時有天災,是中國最貧困的地區之一。

     

    7月5日- 6日,復星全球合伙人、復星國際執行董事兼高級副總裁秦學棠一行來到威寧縣,并深入斗古鎮衛生院、以及石營村、松坪村衛生室進行實地的走訪調研,以便結合復星現有資源和當地實際情況制定更加精準有效的扶貧方案,從而扶持到基層村醫,造福村民。

     

    大山中隨叫隨到的“鄉村120

     

    7月6日一大早,經過2個多小時的盤山公路,翻過了一座座山,秦同學一行在威寧縣流動人口和計劃生育管理局長李軍,復星基金會駐威寧縣隊員范榆棟等的陪同下驅車來到斗古鎮,實地考查調研當地衛生室的情況。

     

     

    斗古鎮全鎮總面積118.87平方公里,耕地面積6.4萬畝,森林覆蓋率為41%,轄11個行政村,屬于二類貧困鄉鎮。和全國其他鄉村的衛生室一樣,斗古鎮石營村和松坪村的衛生室基本做到了四室分離、每個衛生室配備了2名村醫。每月917元的基本工資,外加公衛服務津費和日常診療費用,共同構成了村醫的全部收入,石營村的黃佑輝村醫說:“石營村比較小,常住人口不到800人,每年收入差不多在2萬元左右,有一些人口多的鄉村,村醫的年收入就稍微多點。”

     

     

    除了村醫的收入問題,衛生室急需解決的問題和困難也不少,衛生室的條件都很簡陋、缺少醫療診斷器械和急救藥品,有的衛生室連電腦都沒有,病人的病例報告、開展慢性病管理等公共衛生服務工作全靠手寫。由于村里的很多青壯年勞動力都外出打工,留守的多是一些老人和孩童,對于行動不便的村民,往往一個電話,村醫們就背起診療箱出診,風里來雨里去,村醫們從不抱怨。盡管收入微薄,條件艱苦,但不管是剛加入的石營村90后女村醫王太祝、還是堅守30多年的松坪村60后村醫朱德全,村醫們用自己的仁心守護著全村人的健康,成為他們身邊隨叫隨到的“鄉村120”。

     

    很多村醫從來沒有走出過大山,對于一些先進的診療設備和技術更是無從所知。秦同學提出:“復星的鄉村醫生健康扶貧項目在提供短缺的醫療設備、器械的同時,結合復星的自身優勢資源,還會為鄉村醫生提供多渠道的專業培訓,真正實現專家‘請進來’,村醫‘走出去’,提升整體醫療水平。”

     

    現場,秦同學還親手為村醫們送上了免費的個人意外險保單和辦公電腦,力所能及地為他們先解決部分困難。

     

    ?

    扶貧先送“健康”、送希望

     

    最近,《我不是藥神》的熱映讓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簡稱慢粒)這一罕見病患者進入了人們的視野,在慰問松坪村貧困戶王才亮一家時,秦同學一行就見到了家中患慢粒的小女孩王學威。因為患病欠下了外債,王才亮夫婦都在浙江打工,平常五個子女都跟著奶奶生活,而患病的小學威是家中最小的女兒,在村里的小學讀書。隨著時代的發展,雖然電影中的救命藥伊馬替尼現在已經有正規國產藥可以替代,價格也相對低廉,但長期的服藥,以及每個月去杭州檢查的費用,還是給原本就困難的家庭雪上加霜。

     

    聽說了這些情況,秦同學一邊翻看起小學威的病例,一邊親切地詢問在吃什么藥,身體情況怎么樣,還給小學威送上了慰問金希望她早日康復。隨行陪同調研的復星基金會鄉村醫生健康扶貧項目總監王慧博則提到:“復星基金會還和中國大病社會救助平臺對接,為患病的貧困群眾提供轉診綠色通道,我們后續可以幫助小學威和平臺取得聯系,尋求平臺的幫助。另一方面,全國扶貧駐點的隊員會充當大病社會救助平臺的‘雙腳’,深入到當地貧困患者的家中,讓平臺更充分地發揮救助作用。”

     

     

    “一看房、二看糧、三看勞動力強不強、四看家中有沒有讀書郎”,這是流傳全國的扶貧“四看”法,石營村的貧困戶李韋興曾經是礦工,礦場坍塌發生意外導致腰部受傷,因責任人跑路,醫藥費等賠償也沒有著落。也因為腰傷,李韋興不能提重物、更不能做重活,其妻子便在云南打工,家里的6畝地主要種植玉米和馬鈴薯,平常就靠李韋興一個人打理。家中年幼的2個孩子還在讀書,外加70多歲的老母親需要贍養,李韋興家一年的收入也只夠勉強維持溫飽,這重重困難也讓他成為重點健康扶貧對象。

     

    說到松坪村貧困戶李衛玉,秦同學也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家中三個兒子都是大學生,在這樣困難的家中尤為不易。一般當地貧困的家庭在對于孩子讀書的問題上都不太關心,反而讓小孩早點外出務工,為家里減輕負擔。李衛玉是該村寨的護寨員,老婆在附近做零工,雖然收入不多,條件艱苦,但靠著夫婦倆勤勞的雙手培養出三個大學生,得到眾人一聲聲“了不起”的點贊。

     

     

    提起自己的三個兒子,李衛玉夫婦一臉驕傲,翻著手機上的照片和大家說起了孩子上學的趣事,夫婦兩人臉上的光芒照亮了這個小小的家庭,兒子就是他們的家族榮光和希望。今年,大兒子已經畢業開始工作,慢慢用自己的所學回報父母,改善家庭條件,最終回報社會。

     

    隨后,在與衛計局相關領導的座談交流中,秦同學說:“缺少優質的服務以及醫療資源分布的不均,是中國醫療健康行業難題的根源。優質醫療集中在大城市,西部特別是鄉村的醫療資源薄弱,基礎設施差,復星發起的鄉村醫生健康扶貧行動,就是希望通過對村醫的扶持,為他們提供重大健康保險支持解決村醫的后顧之憂,進一步提升鄉村的醫療水平,減少、甚至解決因病致貧的人群,讓每一個村民都能病有所依。”

     

    线上赌币机怎么玩